郭帆提及,经过与美国电影工业的交流后,才意识到中国科幻电影的独特之处,“2016年我们曾向全球电影特效霸主工业光魔(Industrial Light and Magic)介绍‘流浪地球’项目,他们听完后很兴奋,同时也认为中国人的想法很奇怪,要逃生为什么要带地球一起走?这时我才意识到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特殊之处:中国的土地文化是内向型的,土地是人的根本,而西方海洋文化是外向型的,一块岛屿不适合居住了可以去其他地方。”

吴有音说,写小说的欲望,在第一次去南极的时候就产生了。“那时候去极地做文化建设,我就特别想写第一本中国南极题材的小说,因为我发现市场上关于南极的都是纪实小说,浪漫主义、虚构的类型非常少。于是一方面在南极体验生活,一方面为小说搜集素材。当时正好有一架智利的飞机在南极坠毁,这件事情对我的触动非常大。本质上我是个喜欢讲故事的人,所以用拍电影这种形式来表达我心里想讲的故事。”